滕立章律师接受采访谈搜狗号码通隐私泄露问题

作者:  
2015-08-05  来源:原创 

搜狗号码通:“我知道你是谁”

 

作者: 蔡长春  最后更新:2015-08-04 22:35:32来源:法治周末

资料图

 

打电话向出租车司机约车,上车后竟被司机询问:“你是否是×公司×部门的职员?”以上信息居然全部命中。这一幕险些让北京白领李楠(化名)吓出一身冷汗。

不是熟人,不是未卜先知,只因为司机拥有一种“神器”——搜狗号码通软件。看着李楠震惊不已的神情,司机赶紧解释说,他的手机里下载了搜狗号码通,就是这东西显示出了李楠的信息。

“简直就是在赤裸裸地暴露个人隐私。”李楠感叹道,“照这样下去,我们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法治周末记者也下载了搜狗号码通软件,并随机输入自己通讯录中多个电话号码进行查询,结果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号码,均显示出了具体的单位或职业等信息,比如××公司公关部、北京××日报经济处、××研究院院长等。

不久前刚刚发布的《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2015)》中指出,90.5%的网民认为隐私权是其最重要的权益,并呼吁加大对隐私权的保护;日前出炉的网络安全法草案,也将网络信息安全保护置于重要地位,并用专门一章予以规定。

这种情况下,搜狗号码通却将个人信息如此详细地暴露于众,究竟是要“闹哪样”?

 

信息显示过细遭质疑

 

卖房子、卖保险甚至是蓄意诈骗,形形色色的各种骚扰、诈骗电话早已令人不胜其烦。

因此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陌生来电识别”功能,给用户提供了一个可以事先辨识的权利。目前,国内提供“陌生来电”识别功能的,有触宝号码助手、搜狗号码通、360手机卫士、腾讯手机管家、电话帮等手机应用。

“对于用户来讲,‘陌生来电识别’这种功能会使其获得更多主动权,这样在遇到陌生号码的时候,用户就可以事先知道其身份,从而方便作出判断。”触宝科技品牌公关总监张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张恺举例,这就好像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坏人,如果事先不了解,你可能就会和他接触甚至因此遭遇危险,但如果事先就已经清楚他的底细,便可以提早选择避开。

“因此从用户层面来看,往往会觉得标注地越精准越好。”张恺指出,但反过来,对于被标注者而言,过细的标注暴露了其过多的个人信息,很可能会引起被标注者的反感。

“将号码所有者的信息标注过细,其实是一种偏向用户的做法,可以给用户创造更多便利,但却没有考虑到被标注者的感受,这一点值得商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认为。

 

行业标注多显示模糊信息

 

“很多手机应用也有类似的来电识别功能,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将显示出来的信息具体到某个公司的某个部门。”张恺介绍。

于斌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有些来电识别功能会提示用户来电信息的地域,有些则会提示其大致的工作类型,但是一般情况下都是较为模糊的信息显示。

据张恺介绍,在这方面,目前业内虽然还没有一个普遍标准,但大多数基本都会对被标注者身份进行一定的模糊处理,尽力去除带有个人色彩的标签,从而避免其相关信息被泄露。

张恺介绍,以触宝电话为例,主要将电话属性划分为六大类,如骚扰电话、房产中介、外卖快递等,通过这样一种归类标签,方便用户进行判断,但是很少去呈现出一些比较精确的信息出来。

不过张恺也坦言,鉴于数据的产生都是源于系统作业,因此也难免会有一定比例的相对精确的信息出来,事实上,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做到去除个人色彩。

“此外,还有一些如外卖、快递等类型的公司,会比较愿意被标注出更为精确的显示信息,这种情况也是客观存在的。”张恺补充道。

 

数据库信息来自哪里

 

“不难看出,此类业务开展的关键在于数据库。巨量存储的电话号码信息数据库,是提供此类业务的前提和基础。”北京市威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互联网法律专家滕立章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滕立章进一步分析:“一般来讲,号码识别的数据库信息可能来自三个方面:一个是网络公开渠道,即通过网络搜索,收集此类电话号码信息数据,这是很多同类业务信息数据的主要来源;另一个是用户添加和标注,由用户主动提交和标记骚扰电话、诈骗电话等信息;还有就是灰色和非法的搜集,如通过与第三方号码信息持有者合作或者非法买卖等。”

张恺也介绍,如对诈骗电话信息标注,其数据主要来自于互联网公开信息的搜集和用户的主动标记分享,然后再利用大数据机制来进行判断整理。

“用户标记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有些软件往往会在用户挂断电话后,弹出提示消息询问是否对号码进行备注,并会给予用户一定的积分等奖励增强吸引,以此来实现相关数据的收集。”于斌认为。

于斌由此指出,这种情况也会引发一些问题,比如一个号码在用作行骗一段时间后被放弃使用,后来又被其他人接手,这样就可能会出现一些标记上的误差;此外,还有一些人会对某些号码进行恶意标注,这些都会导致标注信息出现误差,不过总体上讲比例并不高。

张恺对此则表示,一个来电号码标签的生成往往需要多次标记,虽然目前业内尚无统一标准,但如果内容重合程度高度一致,基本十多次后就会被认定为某一类型的号码;不过,对于号码易主或者恶意标识等情况,像触宝就有实时滚动功能,随着后台大数据的判断,会尽快对号码身份标记进行替换。

 

任何机构无权擅自公开公民信息

 

在滕立章看来,通过陌生来电自动识别软件,使得被标注为骚扰、诈骗的号码无处遁形,这种业务有其庞大的市场需求及其存在的合理性,未来对于信息数据的开发和利用,必然还会更加深入。

不过滕立章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与此同时,更要关注信息数据的过度开发利用以及信息保护问题。

针对法治周末记者使用搜狗号码通后显示出的“××公司公关部、北京××日报经济处、××研究院院长等”信息,滕立章指出,这些信息已经足够识别个人身份,因此,未经号码所有者同意或许可,便将其工作单位、职务等详细的个人信息用于可以公开显示的搜索结果,搜狗号码通可能因此构成侵权。

“公民个人的身份信息属于仅为一定范围内知悉的事项,除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及因正常社会交往活动予以披露之外,任何机构或个人无权擅自公开。”滕立章表示,“虽然目前对于个人信息的范围,法律尚没有非常明确的框定,但是身份信息属于隐私信息,是没有争议的”。

此外,网络安全法草案中也明确规定,公民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公民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职业、住址、电话号码等个人身份信息以及其他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能够识别公民个人身份的各种信息。

“只要不是用户上传标记自己的个人信息,搜狗号码通就有审查的义务,未经他人许可,将他人信息进行使用,需要承担相应侵权责任,实际上与标记用户一起对被泄露信息人构成共同侵权。”滕立章表示。

 

专家认为搜狗号码通涉嫌侵权

 

滕立章进一步分析称,搜狗号码通即使属于对网络搜集信息的整理利用,但过多暴露个人信息,仍不能免除侵权的责任。

“搜狗号码通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滕立章分析表示,“而且,如果搜狗号码通是通过其他非法渠道获取号码信息,则可能涉及刑事责任,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

滕立章建议,今后,搜狗应在两方面完善其号码通业务:一是针对搜索资源数据需要进行详细的筛选分类整理,不能再将能够识别他人身份信息的信息(骚扰、诈骗电话信息除外)予以利用;

其二是在提供相关标记功能时,应当限定标记分类,避免个人信息被泄露。

据了解,截至20148月,搜狗号码通用户量已经破亿。在其官网上,搜狗号码通也称,自己是“中国最全最准的电话号码库”。那么,这个“中国之最”,会如何回应以上暴露个人身份信息的质疑?

对此,法治周末记者致电搜狗公关部相关工作人员了解情况,截至发稿时,对方并未予以回应。

 

发表评论